枇杷树上摘枇杷果

那日漫天大雪,你覆手便是一簇暖火。

好冷好冷

*第一次来做客有点紧张嗷嗷嗷,其实我开始只想写个200字小段子....

*结构感不好的我不配拥有故事情节...

*源于走在路上鞋带开了却冻得不想伸手的脑洞,呜呜呜我也想有人系鞋带~

*今天真的好冷啊啊啊啊啊啊   


风都被冻住了。


凌晨一点的马路上,霓虹也被冻得一闪一闪发着颤。秦奋和韩沐伯刚从酒吧出来,约好了似的同步打了个哆嗦——好冷。把弟弟们送上回家的车,两个人决定徒步走回不远的家。


昏黄的路灯算是唯一的一丝暖意了,秦奋沿着路灯走,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酒量本就不好,着了寒,醉意更是往上涌,嘴里嘟囔着好冷好冷,晕晕乎乎地摇着,像只企鹅。韩沐伯走在后头,踩着前面人的影子。


秦奋今天穿了一双黑色靴子,他是韩沐伯见过的唯一一个能把黑色也穿得活泼的人,不过也是,他总是能突破韩沐伯的“唯一”。比如说,秦奋是唯一一个向韩沐伯撒娇能得到回应的人;再比如,秦奋是唯一一个可以治愈韩沐伯洁癖的人;又或者,秦奋是唯一一个能把韩沐伯的温润如玉磨成渣子变为眸间的怒气欲火的人......


咳,不能再想下去了......韩沐伯把放空的视线挪回秦奋身上,正赶上秦奋一个踉跄险差点扑向地面,被他一把揪住,秦奋,你怎么走的路?!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话重了,准确的说,是对于喝醉了酒的秦大甜,这话重了。秦奋本来就是孩子一样的性格,醉后心理年龄更是直逼三岁。


果然——老韩...你凶我!你是不是不爱我啦...老韩...老韩你说呀,你说呀你说呀你说呀你说呀......先是含着不轻不重的泪,歪着脑袋像个被抢了糖的孩子,再是复读机一样开合着圆嘟嘟的嘴巴,瞪着一样圆嘟嘟的眼睛望向他。韩沐伯一时没忍住,猛的凑近秦奋,吓了对方一跳,你干嘛...声音黏糊糊的快要腻死人,韩沐伯瞟了眼秦奋冻得粉红色的鼻尖,拿自己的蹭了蹭他的,还冷吗?那人砸吧砸吧嘴,还是冷诶...啊老韩你说我们...嗷!韩沐伯松开咬秦奋鼻头的口,顺便“哈”出一团冒着湿意的暖雾,现在呢? 现在...现在不冷啦~秦奋结巴起来,红了脸,便开始傻笑,眼睛笑成新月。是了,韩沐伯目的达成,他从不掩藏对自己的欢喜。


秦奋站起身继续往前走,是个害羞了的小企鹅。韩沐伯看着企鹅晃晃悠悠一步一步地扭,鞋带半开着,左一下右一下俏皮地打着鞋帮,不自觉便有了笑意,停一下,他喊。企鹅立刻就停住了,回头就想走到他面前。别动。手即使是冻得有点僵,也还是灵活的,毕竟练了那么久的琴。韩沐伯走到他身前,蹲下去,轻轻松松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好了,他抬起头,那盏路灯把企鹅的脑袋照得毛茸茸的,着实让他想要蹂躏一番。


秦奋顺着光的方向冲他继续傻乎乎地笑,老韩,你刚才打断我的话了。


什么话?


我们刚才那个样子,好像...好像...企鹅又开始害羞,好像戛纳海边的那两只狗狗啊......


傻子。


舞那么好看,你教我吧~

ooc,是我瞎编的,禁止ky

文笔...不敢恭维,所以禁二传二改

好吧上次那篇不是最后一篇,不用说,我自己打脸ಠ_ರೃ

这次...依然是...第二篇也可能是最后一篇

有许多写的不好的地方,欢迎大家提出建议╮(‵▽′)╭

搭配SHE《恋人未满》 食用更佳 (‵▽′)/


李子璇是个胆儿小的人。不是说怕鬼、怕虫,而是不敢去打破某一界限的那种。比如,上学时,不敢打破老师定下的规矩;比如,工作时,不敢打破上层留下的告诫;再比如,现在,明明感知到了不寻常的磁场,却不敢打破与王一博的师生关系。

李子璇长得显小,再加上性格可爱,有时连身边的朋友也会忘记,她不是幼儿园的小孩子,而是一颗会有自己的打算的豆子。

她很会审问自己,也很会欺骗自己。从第二次公演后,李子璇就意识到了不对。的确,她本来见到男生就会不由自主地害羞,可相处时间久一点就会好很多。可这次......为什么直到现在,推开练习室的门,只要是有王一博在,眼神就控制不住地无处安放,脸颊就开始发烫,就连腿,也违背了地心引力想要往上举!李老师表示:这样~不对!

凌晨两点的宿舍,安静得几乎可以听见每个女孩子的呼吸。李子璇一边尽量让自己辗转反侧的声音降到最小,一边在脑子里反复搜索足以说服自己的借口——这是一种对成功者的敬仰?这是对优秀的弟弟的羡慕?这是对经历相似的舞者的惺惺相惜?李子璇觉得这三个借口都很有道理,很能把自己说服,睡得心满意足。

这种心满意足持续到了决赛。李子璇并没有很伤心自己与幸运的擦肩而过,她只是想,终于,结束了。终于不会被人嘲讽拉低团队的档次了;终于可以放肆地跳自己喜欢的舞蹈了;终于,不用躲避与他的眼神交汇了。突然的离别让她明白,是,那三条借口都很有道理,可是,王一博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李子璇的一切小女儿娇憨姿态,只是因为对面站着的人是王一博而已。

就像现在,这条回宿舍的路上,李子璇抬头就撞上了王一博那双桃花眼。躲是来不及了。少年的眼神像狮子一样的专注,而她就是那只惊慌失措的小鹿。

李子璇最怕这个,怕自己受不住王一博勾人心魄的功夫,怕自己的心事轻易被瞧了去。可她还是不自觉地向前走,对面的少年染着冷冷的发色,几缕发丝被汗黏在脸上,偏偏又是热血的青春模样,他噙着笑,眼睛隔着一湖水光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身前。

对面的少年半弯着腰,目光与她平齐,“李子璇,你今天晚上跳得特别好。”王一博的声音是和梦里一样的温柔,带着他独有的羞涩。李子璇觉得自己又要流泪,抬起手想擦,却被他握住,“我说真的,豆豆。你真的......特别好。”她觉得自己的鼻子酸得像柠檬,有点喘不上气,脑子里面乱得像浆糊,打着颤儿地说:“一博老师......谢谢你。我......”

少年握她的手攥得更紧,终于把她带到怀里。不顾李子璇的僵硬,另一只手笨拙地把她的碎发撩到耳后,在她通红的耳边发出细细的气声,

“舞那么好看,以后你慢慢教我,行吗,豆豆?”

【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
    再勇敢一点点,我就跟你走】

【只要你说出口,你就能拥有我】



枇杷OS:相比于撩头发,1b弟弟好像更会撩可爱多变的苗条姐姐呢~

璇璇是我儿媳妇~

ooc是我的,是我瞎编的

文笔很...一言难尽,大家凑合看吧

目前没有看到类似的,撞梗不算我的

比较忙,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写的不好,所以禁二传二改

这是一篇一博妈妈视角的文章。第一次的写文,献给我的1b2d。

一博是个稳重的孩子,年少时出国练习生的经
历让他稳重的性格发挥得更加突出。也因此,
他一直是个让人放心的孩子,这点和他爸爸一
模一样。许是工作繁忙,这孩子很少往家里打
电话,偶尔几次也只是打给我而已。毕竟他们
父子两个性子都是内敛得很,两个人总是没话
说。我这个做母亲的却牵挂他,每日在微信上
询问他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是否安好。他的
标准回复细致又完美,我知道他一定是报喜不
报忧,可依然是每日乐此不疲地问着。

和我变得突然亲昵是从什么时候呢?对,是去
年,从要我的tx视频账号密码开始。我问他做
什么,他也不说。第二日再看就发现这孩子竟
然充了VIP会员。我以为是他邀请我看他录制的
新节目。心里想着,傻儿子,你所有的节目妈
妈从来就没落下过。这之后,他又陆续给定了
KFC的外卖,买了许多pt洗发水套装让我送给
亲戚。我只当是孩子突然开窍,享受着难得的
亲密。

直到上周,正与我通电话时,一博突然
问:“妈,我爸现在在你边上吗?”我看了看身边
看自己儿子花边新闻的他爸,说:“在呢,怎
么,有事啊?”“你把手机开一下免提,我有事
说......开了吗?嗯......下周我有几天假,打算回
家休息几天。还有......就是,顺便带你们儿媳
妇认认家门。”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还是他爸比
较淡定,反而第一次以促狭的语气问了
句:“cx、sz儿、还是......”儿子接的很快:“对,就是李子璇。”

事后,他爸总是指着花边新闻的截图给我看,
向我炫耀:“怎么样,我先认出来的咱家儿媳
妇。”被一博听见了,他就拆他爸的台:“你们
儿媳妇,那也是我娶回家的!”这时候,正在吃第
三碗饭的我家璇璇就开始脸红,头埋在碗里,
扒饭的速度加快。

话说回来,儿媳妇来认门的时候,正是洛阳牡
丹开得最好看的时候。虽然已经做了一周的功
课,那却是我第一次见到了儿媳妇的真人。小
姑娘穿了白色的衣衫,人也生的白净,眼睛里
能看出是个温柔的女孩子,笑起来又是两弯新
月,可人的紧。儿媳妇一看就是个乖巧的孩
子,很有礼貌,见面就问好,却也能看出紧
张,绯红透过薄薄的面皮从脖子一路蔓延到两
颊。儿子在她身前,一只手提着湖南的特产,
另一只手搭着儿媳妇的肩膀。嗯......胖了些。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儿媳妇的手艺好。

“叔叔好,阿姨好。我叫李子璇。我是......”儿媳
妇害羞。“是你们儿媳妇。”一博笑得像他三岁
时吃糖果时嘴角的弧度。媳妇捏了捏儿子的
手,脸更红了。

“璇璇呀,来,先坐下。吃个牡丹饼吧!”——这是
我和儿媳妇的第一句话。“我们一博今后就麻烦
你了!”——这是第二句。

“阿姨,不麻烦的~”对面的姑娘笑了,眼睛亮闪闪的。

彩蛋1:
tx账号只有那么几个怎么办?可以“强迫”工作人
员,还可以找妈妈呀~不知道我要账号密码干
什么?救你儿媳妇呀!

彩蛋2:婚后日常
1b妈——璇璇,你工作那么忙,不要把家
务揽下来,也要让一博多做做家务~

2d——知道啦麻麻,今天一博表现可好了,刷
碗了,洗衣服了,还拖地了~

1b妈——好好好~根据经验,适当的奖励有利于
人丁兴旺。不说了,晚安啊璇璇~

2d——[害羞]〃∀〃麻麻晚安......